<fieldset id='sdsbc'></fieldset>

    <i id='sdsbc'></i>

    <dl id='sdsbc'></dl>

      <code id='sdsbc'><strong id='sdsbc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acronym id='sdsbc'><em id='sdsbc'></em><td id='sdsbc'><div id='sdsb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dsbc'><big id='sdsbc'><big id='sdsbc'></big><legend id='sdsb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2. <tr id='sdsbc'><strong id='sdsbc'></strong><small id='sdsbc'></small><button id='sdsbc'></button><li id='sdsbc'><noscript id='sdsbc'><big id='sdsbc'></big><dt id='sdsb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dsbc'><table id='sdsbc'><blockquote id='sdsbc'><tbody id='sdsb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dsbc'></u><kbd id='sdsbc'><kbd id='sdsbc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i id='sdsbc'><div id='sdsbc'><ins id='sdsbc'></ins></div></i><span id='sdsbc'></span>
            <ins id='sdsbc'></ins>

            給你一場最好的婚禮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3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三级视频电影在线_三级视频免费观看不卡在线观看_三级视频免费视频

              像我這樣的窮人,最害怕的事一是漲房租,二是朋友結婚。漲房租還好,一年漲一回,實在付不起就換個地方住。相比之下,朋友結婚就比較可怕,因為要給紅包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晚上,和死黨老五、大寬喝酒,喝到一半,老五突然說:"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,我要和肖肖結婚瞭,你們給點兒建議,婚禮怎麼辦?"我和大寬不理他,埋頭吃菜。

              老五也不理我們,自己在一邊掰著指頭算,婚紗要多少錢、戒指要多少錢,酒席要多少錢,雜七雜八又要多少錢。"最少10萬吧。"他說,然後嘆口氣,"沒辦法啊!我就想給肖肖一個最好的婚禮。"老五和肖肖認識7年,戀愛5年,中間異地戀過一年。兩人吵過架,鬧過分手,苦過,窮過,這麼多坎兒跨過來,終於要結婚瞭,應該是件高興的事,但老五看上去很痛苦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老五喝多瞭,我們送他回傢。從他口袋裡掏鑰匙,開門進去,肖肖正在客廳裡打電話,一臉火氣。

              放下電話,她苦笑一下,說:"剛才跟我媽通電話呢。"那晚,我和肖肖聊瞭一會兒。

              肖肖說:"我媽一直教育我,找老公一定要找有錢的,有車有房不說,辦個婚禮都很風光。但仔細想想,世界上哪有那麼多有錢的呀?老五也不算窮人,我們一起賺錢,一起攢錢付首付買房子。戀愛5年,我們什麼都熬過來瞭。現在我就想過普普通通的生活,就算婚禮沒有那麼風光,又有什麼關系?我就是願意嫁給他。"

              "我就是想嫁給他。"她重復,"我知道老五怎麼想的,他想給我穿最好的婚紗,給我戴最好的戒指,讓我在最好的禮堂裡辦最好的婚禮。可是,根本就沒有什麼最好的,隻有最合適的。"

              我抬起頭,想說些什麼,卻聽到她嘆瞭口氣:"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瞭,覺得結婚很累。"

              那天之後不久,老五和肖肖吵架瞭,吵得很兇。據說起初是因為老五媽媽一個同事的孩子結婚,在當地一個高檔酒店辦的婚禮,上班的時候炫耀,老五的媽媽就不高興瞭,非要讓老五也在那個地方置辦酒席。

              酒席很貴,平均一桌5000多,這樣一下就超瞭預算。算來算去沒有解決方案,肖肖一生氣,就說瞭些不該說的話。兩人吵起來,吵到最後,肖肖不禁埋怨老五傢事兒多,老五也在氣頭上,就隨口說瞭句"有本事你怎麼不找個有錢的".

              肖肖哭瞭,當晚就拖著箱子跑去閨蜜傢。兩人整整3天沒有聯系,最後老五收到肖肖的一條短信:這個婚,還是別結瞭吧。

              我和大寬接到老五的電話,以最快速度趕到他傢。老五雙眼通紅,桌子上擺著十來個酒瓶,也不知道是喝多瞭,還是哭過。

              "我就是想給她一個最好的婚禮啊!"他啞著嗓子說,"這也有錯嗎?為什麼每個人都逼我!"我們默默地看著他一個人鬧瞭半天。最後老五也累瞭,癱在沙發上自言自語。

              我想瞭想,慢慢開口:"你想給她最好的婚禮,沒錯。可是你有沒有想過,你想給的最好的,是不是她想要的?"老五瞪著眼睛看我:"什麼意思?"我終於忍不住,把肖肖那天晚上說的話,原原本本復述給他。老五很久沒說話,頭低下去,手用力抓著頭發。www.5aigushi.com

              那天,直到我們出門,老五都保持著同一個姿勢,一動不動。

              之後足足一個月,我沒有他的消息。我很著急,卻什麼也都做不瞭。

              再之後,一晃兩個月。有一天我的手機響,拿起來看,是個莫名其妙的號碼,接聽後,裡頭傳來老五的聲音,喜氣洋洋的:"你猜我在哪兒?英國!倫敦!沒來過吧?你肯定沒來過!"老五繼續得意,不停和我炫耀:"大本鐘知道吧?我離得很近,現在就能看到。還有倫敦大橋、摩天輪、國會大廈……對瞭,肖肖也在,她要和你說兩句話。""我們結婚啦!"電話裡,肖肖笑得很誇張,"旅行結婚呢,上個星期在法國,明天我們準備去荷蘭……"暈,之前鬧得要死要活的也不知道是誰。

              過瞭兩個星期,老五和肖肖回到北京。大寬很興奮,喊老五請我們喝酒。幾個月不見,兩個人看上去精神不錯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我才知道,那天我和大寬走後,老五去找瞭肖肖。我不知道他和肖肖都說瞭什麼,隻知道他們迅速和好,又迅速做出決定,接下來就是辦簽證、買機票、訂酒店,直接飛去歐洲。

              他們走之前沒和任何人說,到瞭歐洲才給傢裡打電話。兩傢父母意識到發生瞭什麼事,已經晚瞭。

              沒有喧鬧的婚禮,沒有觥籌交錯的酒席,兩個人站在倫敦一座小教堂前面,肖肖穿著婚紗,老五穿著西裝,請路人幫他們拍瞭很多照片。照片拍得一般,也沒有修圖,但兩人笑得很幸福。

              肖肖抱著這些照片,像抱著一件寶貝一樣。"沒有辦婚禮,你會後悔嗎?"老五低聲問。"不後悔呀。"肖肖搖頭,笑著說:"對我來說,這就是最好的婚禮。"